行业热文

血液灌流与血液吸附技术的进展及在临床中的应用

时间 :  2017-09-28

导读

        2017年9月16日,在中华医学会肾脏病学分会血液灌流及吸附的专场活动中,来自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傅君舟教授做了题为《血液灌流与血液吸附技术的进展及在临床中的应用》的报告,主要内容如下:

 血液灌流史


 

        张明瑞教授发明的火棉胶包膜技术使活性炭能够真正安全用于临床、也使活性炭广泛应用于早期的血液灌流治疗。而树脂是超越活性炭吸附剂,树脂在孔径调节、吸附特异性及清除毒素方面的优势使其成为目前主流的血液灌流吸附剂。二次交联树脂比一次交联树脂的进步在于树脂强度高、对血液成分影响小、对凝血功能的影响、有机残留及单体残留少方面等方面,是目前最新、主流的灌流吸附剂。

 血液灌流的临床应用


血液灌流适应症

 

  组合式应用才是血液净化最重要的发展方式

HD+HP:血液净化理念的升华,操作简便,改善中分子、蛋白结合毒素引起的相关症状。

HDF+HP:组合型人工肾的更优选择,与传统HD+HP相同点:灌流串联在滤器前面,预冲及回血下机操作相同;不同点为串联时用特制延长管,采用前稀释模式。

疗效对比:HDF+HP对尿毒症毒素如肌酐、尿素、iPTH的清除效果更好、对瘙痒症状的改善可达100%,HD+HP为75%[参考文献:Jing Zhang, Yanggang Yuan, Xiaofei An, Changying Xing .Comparison of combined blood purification techniques in treatment of dialysis patients with uraemic pruritus.[J] Int J Clin Exp Med, 2016;9(5):8563-8568)]

CPFA:与CVVH相比更少地使用血管活性药物、更有效恢复免疫细胞的动态平衡、有助于改善脓毒症患者单核细胞反应性和血流动力学状态。

DPMAS(双重血浆分子吸附系统):胆红素特异吸附和炎症介质广谱吸附的组合,与血浆置换相比患者累计生存率(12W)无显著差异(参考文献:Yue Meng Wan, Yu-Hua Li, Jin-Hui Yang,et al. Therapeutic plasma exchange versus double plasma molecular absorption system in hepatitis B virus-infected acute-on-chronic liver failure treated by entercavir: A prospective study [J]. J Clin Apher)。

MARS:其优势为对血浆成分无影响、清除大中小分子毒素、血流动力学稳定;因长时间治疗更容易出血,需特定的设备及耗材、价格昂贵,以白蛋白为媒介效价低。

CAPS(连续白蛋白净化治疗):改良式MARS—用高通透析代替MARS透析器,用HA血液灌流器代替MARS循环中的活性炭吸附剂,用BS330代替MARS循环中的阴离子吸附:与MARS有相似效能。


  血液灌流在其他领域的应用

血液灌流在心脏外科手术中的应用:清除细胞因子、降低血浆游离态血红蛋白(德国柏林Bernau大学心脏外科)

血液灌流在肿瘤化疗中的应用:吸附炎症介质和抗肿瘤药物(德国Hamburg University)

  免疫吸附的临床应用


蛋白A吸附:国外有病例用于系统性红斑狼疮、扩张性心肌炎、重症肌无力、过敏性哮喘、肾移植围手术期。

DNA230:针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特异性吸附

总结:吸附是血液净化的未来

        作为对各种血液净化技术掌握最成熟的肾内科工作者不应该将血液净化局限于肾内科,应与多学科如呼吸科、心血管科、皮肤科、神经科等多科室主动交流,发挥血液净化功能,将血液净化的新技术应用到患者身上是关键。未来,吸附技术(包括灌流,免疫吸附)是最有广阔前景,有待各级医生去认识、开发、与多学科联合应用,为多种疑难病症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