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热文

【典型病例】血液灌流治疗急性胰腺炎1例

时间 :  2017-11-16


35岁女患者,腹痛、呕吐8+小时,诊断为“急性胰腺炎”,以重症监护、特级护理、心电监护、血氧饱和度监测、予抑酸、保护胃黏膜、保肝、抗炎、抑酶等治疗同时经血液灌流治疗后患者血淀粉酶、血脂显著下降,5天后病情好转遂转至普通病房。

1临床资料

主诉:腹痛、呕吐8+小时

现病史:患者于8+小时前因无明显诱因腹痛,为中上腹阵发性绞痛,伴恶心、纳差、腹胀、呕吐、呕吐物为黃色液体,呕吐后腹痛稍缓解,无反酸、嗳气,无呕血、黑便,无便秘、腹泻,无发热、畏寒、寒颤、咳嗽,无头昏、头痛,无胸痛、胸闷、心悸,无黄疸、厌油、皮肤瘙痒,无尿频、尿急、尿痛等不适。于当地诊所就诊,予输液治疗(具体诊疗经过不详细)后患者腹痛无明显缓解,为进一步治疗长寿区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行相关检査后以"急性胰腺炎"入院。病人精神状态较差,饮食不欲食,睡眠不实,体重无明显变化,大便未解,小便正常。

既往史:今年2月因“腹痛”于消化内科诊断为“急性胰腺炎、2型糖尿病、高脂血症”,经治疗后好转出院,院外未随访血糖、血脂,未继续降糖、降脂治疗。否认高血压、冠心病病史,否认肝炎、结核等传染病病史,否认手术史,否认外伤史。否认输血史。否认食物及药物过敏史。预防接种史不详。

体格检查:查体:体温36.6℃ ,脉搏 98次/分 ,呼吸21次/分,血压151/98mmHg。表情安静,神志意识清楚,姿势步态正常,言语清晰,语声低微,查体合作,对应切题。全身皮肤粘膜无黄染,无皮疹、皮下出血,无皮下结节或肿块,瘀斑,蜘蛛痣,溃疡,瘢痕,毛发分布正常,全身浅表淋巴结无肿大,无压痛。头部及其器官无异常。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

辅助检查:血常规:白细胞(WBC)13.18*109/L, 中性粒细胞壁(NE%)74.6%,血小板(PLT)418*109/L。C反应蛋白(CRP)15.64mg/L,血淀粉酶 708U/L,血脂肪酶 1002 U/L。心肌酶谱 MB 21ng/ml  LDH 353.0 U/L CK-MB 45 U/L。 腹部彩超:1、脂肪肝,2、胰腺测值增大。

诊断:1、急性胰腺炎;2、2型糖尿病;3、脂肪肝

诊疗经过:入科后,立即予以重症监护、特级护理、下病危、心电监护、血氧饱和度监测、予抑酸、保护胃黏膜、保肝、抗炎、抑酶等治疗,严密观察病情变化。立即开展血液灌流治疗(HA330)连续2支的治疗,后续配合积极的内科治疗。

治疗结果:

灌流治疗后患者血淀粉酶、血脂肪酶、总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显著下降,治疗第五后患者病情好转,转普通病房继续治疗。相关指标变化见图1-4。

图1.治疗前后患者血淀粉酶变化

图2.治疗前后患者血脂肪酶变化

图3.治疗前后患者总胆固醇变化

图4.治疗前后患者甘油三脂变化

2讨论

         重症急性胰腺炎(SAP)起病急,病情重,病死率在内科系统疾病中一直高居前列。其发病机制较为复杂,目前较为认可的学术观点包括胰酶激活、微循环障碍、自身消化学说、细胞因子级联“瀑布样反应”学说等,而炎症递质在SAP的发生、发展及转归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有报道认为,SAP早期就能够诱发全身性炎症反应综合征,并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在这个过程中存在一个短暂的治疗时间窗,若在此时进行有效干预,可以抑制促炎因子活化,阻断SAP病情的进展。因此,清除炎症递质,维持血液内环境的稳定,纠正多脏器功能衰竭对SAP的治疗具有重要意义。其次,胰腺微循环障碍使得脂肪酶进入到血液中水解TG为游离脂肪酸,其通过对细胞毒性作用直接损伤胰腺细胞与血管内皮细胞,使得血管通透性逐渐上升,继而使得胰腺渗出增加。血液灌流原理是血液借助体外循环,引入装有固态吸附剂的容器中,以吸附清除血液中某些外源性或内源性毒物,从而达到血液净化和治疗目的,尤其对大部分分子量较大、脂溶性较高、在体内易与蛋白质结合的毒物和药物来说,血液灌流效果尤佳。内毒素、TNF、IL及细胞因子等可被血液灌流有效地吸附清除,能够很好地降低由此造成的全身炎症反应和多脏器损害。因此,血液灌流技术也被早期应用于SAP的救治。

来源:长寿区人民医院